我的提議來源於建築與當地傳統玻璃工藝以及我個人工作特徵之間的關係。我希望我作品可以體現歷史與現代之間的關係。
我研究了從CIAV(國際玻璃藝術中心)收集的玻璃模具,這些模具描繪了兩個世紀的玻璃生產歷史。還提供了歷史關鍵詞彙。尤其是當地的玻璃代表向我們展示了形式和用途的演變速度。通過這一系列的探索和發現我漸漸的延伸出了一些列的想法,通過對先前作品的打磨,混合構造的雛形漸漸浮現,從一種形式延伸至另一種形式,當我正式採用這個想法來回應PAPS-PCPI的​​1%藝術作響應時,總逐漸將對象相互組合,通過動態曲線的方式將他組合猶如動態的迴聲,延伸,壓縮然後折疊。這種類似機械形式的組合最終使其看起來像有機結構,流動循環的容器。這些來自當地工業記憶的形態作為文化基礎,從而將其佈置到建築空間中,使其反映當代活動。